环球体育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英文版
 
神經內科
老年醫學科
神經外科
醫學心理科
精神大科
精神一科
精神二科
精神三科
精神四科(心境障礙科)
麻醉科
中醫科
老年精神科
兒童心理衛生研究中心
司法精神科
康復醫學科
心血管內科
倫理委員會
研究所
醫學影像科
腦磁圖室
醫保辦
檢驗科
社會精神科
腦血管病救治中心
功能神經外科/癲癇中心
 
神經內科 首頁 > 科室介紹
 
    神經內科是南京腦科醫院的特色學科之一,始建于1947年,是國內建科最早、獲批部級神經病學高級師資研修班基地最早的單位之一,國內第一例氣腦造影術以及第一臺腦電圖機的使用均在我院神經內科首開先河,素有國內“神經科醫師搖籃”之稱。經過近70年的發展,神經內科已成為全國最大、技術先進的神經病學醫療、教學和科研中心之一。神經內科現設6個病區,300張病床,年收治病人8000人以上,門診就診病人達35萬人次,吸引著全省乃至全國的疑難重癥病人,全科本著“仁愛奉獻、大醫精誠”的院訓,以高水平的專業隊伍與技術為廣大患者提供溫馨、特色化的診療服務。目前,神經內科是南京醫科大學神經病學博士和碩士學位授予點、博士后流動工作站;南京大學碩士學位授予點;衛生部神經病學專科醫師培訓基地;衛生部腦卒中篩查與防治基地醫院;國家神經內科臨床藥理基地;江蘇省臨床重點專科;江蘇省神經內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江蘇省衛生廳神經病學進修培訓基地。有教授或主任醫師20人,副教授或副主任醫師6人,博士研究生導師4人,碩士研究生導師9人。
 
    神經內科門診:開設有9個專病門診、專家會診中心、神經科疑難病會診中心和普通門診。特色專病門診包括:腦卒中篩查和腦血管病門診、眩暈門診、帕金森病專病門診、記憶障礙門診、癲癇專病門診、頭痛門診、多發性硬化與神經免疫疾病門診、肌病門診、肌張力障礙治療門診。
 
    神經內科病區:設腦血管病中心、603、605、606、607及608六個病區,分為10個專業組:包括腦血管病專業組、神經介入專業組、認知與記憶障礙專業組、眩暈專業組、帕金森病與運動障礙專業組、肌病專業組、神經免疫疾病專業組、癲癇專業組、神經系統感染性疾病專業組、睡眠障礙專業組。
 
病區特色
    神經內科602病區:以腦血管病治療為主,以神經介入診治為特色的神經科病區,開展以下特色項目:
(1)病區與急診腦血管病綠色通道無縫對接,開展急診腦動脈與靜脈溶栓、取栓,腦部動脈與靜脈血管成形術及顱內外血管內支架植入治療;
(2)開設腦卒中篩查和腦血管病專病門診及缺血性腦血管病介入治療門診,指導患者的后期治療及腦卒中的預防。
 
    神經內科603病區:以眩暈診治為特色的神經內科病房。眩暈和頭暈是臨床極為常見的癥狀,其病因紛繁復雜,但很多病人被簡單的戴上“腦供血不足”“頸椎病”的帽子,沒有得到正確的診斷和正規的治療。目前,病區內開展以下特色診療項目:
(1)建立了前庭功能檢查室,開展眼震視圖及頭脈沖等檢測,客觀判斷前庭功能,規范眩暈疾病的診斷。對引起眩暈的常見疾病如:前庭性偏頭痛、前庭神經元炎、前庭陣發癥、后循環缺血等開展規范化治療。
(2)針對臨床最常見的眩暈疾病——耳石癥,開展耳石復位治療,大半患者通過手法復位即刻能夠解除眩暈的困擾。
(3)對于慢性前庭綜合征(大多數病人表現為持續性頭暈,運動時癥狀加重)的患者開展前庭功能訓練,促進前庭功能恢復,改善病人頭暈癥狀,提高生活質量。
 
    神經內科605病區:以帕金森及其他運動障礙病的診療為特色。堅持臨床科研結合,承擔國家十三五重點研發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和江蘇省重點研發計劃等項目,結合帕金森病專病門診和專科病房,已建設成為國內知名的帕金森病和其他運動障礙疾病綜合診治平臺。擁有一支由博士生導師為學科帶頭人的專家團隊,開展以下特色項目:
(1)開展帕金森病多學科查房(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老年醫學科、康復醫學科、中醫科、影像科);
(2)建立富有專病特色的評估體系(帕金森病運動、非運動癥狀專科量表評估,影像評估、可穿戴設備評估,基因檢測、DBS術前評估、嗅覺和經顱黑質超聲檢測等);
(3)實施個性化治療方案(精準化藥物治療、專病護理、院外延伸護理、康復訓練、中西醫結合、DBS手術后程控、肌張力障礙肉毒素注射、經顱磁刺激治療);
(4)使用帕金森病專病管理信息化平臺,建立“帕不怕”網絡公共平臺。
 
 
神經內科606病區
    以記憶障礙與癡呆、神經免疫性疾病(如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譜系病、自身免疫性腦炎等)、神經肌肉疾病為病區診療特色,擁有一支由博士生導師為學科帶頭人專家團隊。
癡呆與記憶障礙組,開展以下特色項目:
   (1)設有記憶門診、癡呆與記憶障礙病區單元,擁有完備的認知與記憶障礙評估體系,可以對患者的記憶、計算、語言等能力進行量化評分,有利于疾病的早期發現、早期干預;
   (2)開展認知篩查、認知頭顱影像學評估檢查、癡呆基因檢測、神經免疫檢測以及Aβ、Tau等神經變性病生物標志物檢測等技術,用于癡呆與記憶障礙的精準診斷;
   (3)指導規范的藥物干預診治方案;
   (4)采用先進的技術(如經顱磁刺激、認知康復訓練系統等)對記憶與認知障礙患者進行記憶、計算、語言、情緒、心理等康復訓練;
   (5)對記憶障礙與癡呆患者進行完整的電子化登記,記憶障礙專病門診進行隨訪及遠程指導,使患者在家也能得到專業指導。定期到社區進行疾病篩查與義診健康宣傳,為患者提供長期規范化治療和隨訪。
 
    神經免疫疾病組,開展以下特色項目:
   (1)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譜系病、自身免疫性腦炎等神經免疫性疾病的臨床診療均采用國內外公認的最新診斷標準和治療方案;
   (2)開設多發性硬化與神經免疫疾病專病門診,為患者提供長期規范化治療和隨訪;
   (3)檢查和評估體系具有專病特色,包括神經影像、神經電生理、腦脊液、血液、神經心理測試等;
   (4)開展多種自身免疫性神經系統疾病相關抗體檢測(中樞神經脫髓鞘疾病、周圍神經病、自身免疫性腦炎、副腫瘤性神經綜合征、周圍神經病、肌炎與神經肌肉接頭疾病、血管炎等),使得神經免疫性疾病診斷和治療更加精準。
   (5)病區開展肌電圖檢測,對神經肌肉類復雜疑難病例,進行精確檢測、鑒別。
 
 
    神經內科607病區
    以癲癇與神經系統感染性疾病為特色,擁有一支由博士生導師為學科帶頭人專家團隊,開展以下特色項目:
   (1)開展長程視頻腦電圖監測和先進的腦磁圖檢查,大大提高癲癇的診斷精確性;
   (2)開展癲癇患者及抗癲癇藥物的基因檢測、抗癲癇藥物血液藥物濃度檢測等檢查,做到癲癇的精準治療;
   (3)開展了多模式的功能影像學檢查,提高了癲癇灶檢出率;
   (4)有完善的癲癇患者隨訪系統,建立癲癇患者的長程治療的管理;
   (5)對神經系統感染性疾病的精準診治,開展新一代的病原菌測序技術診斷神經系統感染性疾病。
 
    神經內科608病區
    以癲癇及睡眠障礙為特色,擁有一支由博士生導師為學科帶頭人專家團隊。開展了以下特色項目:
   (1)長程視頻腦電圖監測,提高了癲癇診斷的精準性;
   (2)床邊腦電圖監測,為癲癇持續狀態等危重病的治療提供了可靠依據,避免了治療的盲目性;
   (3)癲癇的多種模式功能影像學檢查,提高了癲癇灶的檢出率;
   (4)開展了對癲癇活動敏感俘獲和精準定位的腦磁圖檢查
   (5)開展了癲癇基因檢測及免疫性癲癇抗體檢測,對癲癇病因進行精準診斷
   (6)開展藥物代謝酶基因檢測和抗癲癇藥物濃度監測,進行合理規范的藥物治療
   (7)開展了癲癇的生酮飲食治療、迷走神經刺激治療、情緒心理學評估治療、伽馬刀治療
   (8)開展了多導睡眠監測,全面科學化、規范化、個體化管理睡眠障礙,為睡眠事件的診斷及鑒別診斷提供依據
☆專家簡介

   

    李作漢,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突出貢獻專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畢業于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臨床、教學及科研工作近50年。擅長癲癇、腦血管病、錐體外系疾病、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2018年獲得“中國杰出神經內科醫師學術成就獎”,2019年榮獲“第五屆中國卒中學會終身成就獎”和“中國杰出神經內科醫師終身成就獎”。

    

    王立,主任醫師,碩士研究生導師,教授。1960年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醫療系,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和科研工作50余年,積累了豐富的臨床工作經驗,尤其對腦血管疾病、神經免疫性疾病、癲癇等有深入的研究。擅長腦梗死,頭痛,頭暈,癲癇,記憶減退,肌肉疾病,變性病,以及疑難少見疾病等診斷和治療。

    

    王小姍 女,漢族,遼寧海城人,1971年6月出生,主任醫師,教授,南京醫科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1993年本科畢業于黑龍江佳木斯醫學院醫療系,獲醫學學士學位;1998年研究生畢業于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獲神經病學專業碩士學位;2001年研究生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獲神經病學專業博士學位;2001.08-2003.08在中國科學院分子與原子物理國家重點實驗室做博士后研究工作;2009.05-2009.11美國辛辛那提大學兒童醫院腦磁圖中心訪問學者,從事臨床腦磁圖應用與數據分析工作。從事臨床神經病學工作,擅長癲癇、偏頭痛、認知障礙、缺血性腦血管病的臨床與影像研究等。現任南京腦科醫院副院長,神經病學教研室主任。擔任九三學社南京市第八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九三學社南京腦科醫院支社主任委員,南京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南京市監察委員會第一屆特約監察員。兼任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分會癲癇疾病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抗癲癇協會理事、青年委員會委員、共患病專委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微循環學會神經保護與康復專委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卒中學會腦血管病高危人群管理分會第一屆委員會常務委員、醫療質量管理與促進分會常務委員,中國卒中中心聯盟評價指導委員會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候任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江蘇省醫師協會神經內科分會副會長,江蘇省中西醫結合學會腦病專委會副主任委員,江蘇省神經內科質控中心主任,江蘇省抗癲癇協會副會長、青年委員會主任委員;南京醫學會神經病學專科分會主任委員、癲癇專科分會副主任委員,臨床神經病學雜志副主編等職。在國內外期刊發表論文數十篇,獲國家發明專利、計算機軟件著作權各1項,獲江蘇省醫學新技術引進一等獎及二等獎各1項;主持省廳級及國自然項目多項,培養研究生數十名。榮獲江蘇省級臨床重點專科學科帶頭人,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第七批、第十三批高層次人才;江蘇省第四期、第五期333工程培養對象(第三層次),第一批江蘇“衛生拔尖人才”、2017年高層次衛生人才“六個一工程” 拔尖人才;國家衛健委腦卒中工程模范院長,國家衛健委癲癇防治項目 “特殊貢獻獎”稱號。

    

    石靜萍,醫學博士、主任醫師,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現任神經內科科主任,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和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腦血管病、癡呆、神經變性病及癲癇的診治。

   

    李繼民,主任醫師,畢業于上海醫科大學(現復旦大學醫學院),現任神經內科副主任,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對神經內科各種疾病的診斷和治療均有豐富的經驗。

    

    沙瑞娟,主任醫師,南京腦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國家衛計委腦卒中防治專家委員會腦血管病急診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微循環學會神經保護與康復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卒中學會轉化分會委員。江蘇省神經內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神經遺傳及相關疾病學組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功能監測與評估學組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認知障礙和運動神經元病學組委員、南京地區卒中救治中心專家委員。長期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與教學工作,熟練掌握神經科常見病的診治,如腦血管病、癲癇、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等常見病的診治,擅長診治記憶障礙、各種癡呆;自身免疫性腦炎等神經免疫性疾病、癲癇等。對神經內科危重癥患者診治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劉衛國,男,漢族,湖南衡東人,1969年10月出生,主任醫師,教授,南京醫科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1993年 鎮江醫學院臨床醫療學士,1998年 南京醫科大學神經病學碩士,2003年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神經病學博士,2011-2012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長老會醫院神經內科訪問學者。一直從事神經內科疾病的診治工作,2007年創立南京腦科醫院帕金森病門診, 2016創立南京腦科醫院帕金森病及運動障礙病中心,促進神經內外科、老年神經科、康復、中醫、影像、護理等多學科合作發展。現任南京腦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兼任美國神經病學會會員,中華醫學會和中國醫師協會神經病學分會運動障礙組委員,中國神經科學學會和中國老年醫學學會委員,江蘇省帕金森及運動障礙病副組長,南京市神經病學分會副主任委員。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1項,參加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和面上項目各1項,,發表論文78篇,其中SCI論文20篇,作為江蘇省醫學重點人才,參加“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重點專項。

    

    張玲如,主任醫師,1968年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一直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和科研工作。擅長腦血管病、神經變性病、肌病、周圍神經病、癲癇等疾病的診治,尤其擅長肌張力障礙疾病的治療。

   

    趙薛旭,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醫學系,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和科研工作30余年,擅長多發性硬化、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病毒性腦炎、鉤端螺旋體腦動脈炎、腦血管病、癡呆、錐體外系疾病、癲癇、多發性肌炎、重癥肌無力、周期性麻痹等疾病的診斷治療。

   

    狄晴,男,漢族,19649月出生,主任醫師、教授,南京醫科大學博士碩士生導師。1987年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醫學系,分別于2005年和2009年獲得南京醫科大學醫學碩士、博士學位。從事神經內科疾病的診治工作,擅長癲癇病的臨床診治及科研。現任南京醫科大學附屬腦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擔任中國抗癲癇協會第二屆理事會理事,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第六屆腦電圖與癲癇學組委員,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神經重癥學組委員,中華醫學會腸外腸內營養學分會第二、三屆神經疾病營養支持學組委員,江蘇省抗癲癇協會第一屆秘書長等。培養博士、碩士研究生30余人。獲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各項科研基金6項,發表論文60篇,其中SCI論文12篇。獲江蘇省和南京市各種獎項5項。

    

    孫豐,主任醫師,畢業于東南大學醫學院,現任醫務處副主任,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腦血管病、帕金森病、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管青山,醫學碩士,副主任醫師,畢業于東南大學醫學院,現任臨床神經病學雜志編輯部副主任,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近20年。擅長對頭痛、癲癇、腦血管病、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曹輝,醫學碩士,主任醫師,副教授,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和科研工作20年,現任介入放射科副主任。在腦血管病、癲癇、神經脫髓鞘疾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方面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尤其擅長腦梗死的急救溶栓治療、腦動脈狹窄的血管內成形及支架植入治療。

   

    過燕萍,醫學碩士,主任醫師,副教授,碩士生導師,畢業于東南大學醫學院,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對運動障礙性疾病(如帕金森病)、癲癇、腦血管病、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陳惠玲,主任醫師,副教授,畢業于華西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30年。擅長腦血管病、癲癇、頭痛、頭暈、帕金森、癡呆等疾病的診斷和治療。研究方向:自發性低顱壓的臨床診治。

   

    陳道文,醫學碩士,主任醫師,副教授。1991本科畢業于上海醫科大學醫學系醫學專業,1997年獲南京醫科大學神經病學專業碩士研究生學歷。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中樞神經系統感染、腦血管疾病等神經系統疾病臨床診治

   

    錢  敏,醫學碩士,主任醫師,畢業于蘇州大學醫學院,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對頭痛、癲癇、腦血管病、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霍曉麗,副主任醫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對頭痛、癲癇、腦血管病、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肌病及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徐肖,主任醫師,畢業于皖南醫學院,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20余年。擅長對神經眼科疾病、頭痛、癲癇、腦血管病等疾病的診治。

    

    葛劍青,主任醫師,副教授,長期從事神經病學專業的臨床和教學工作,主要研究方向:癲癇。職務:江蘇省抗癲癇協會常務理事,江蘇省醫學會發作性疾病組成員,江蘇省神經科學協會理事,南京市抗癲癇協會委員。

   

    江煒煒,南京腦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主任醫師,中國醫藥教育協會眩暈專業委員會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血管病學組成員,江蘇省神經內科質控委員會委員,南京醫學會腦卒中分會副主任委員。主要研究方向眩暈及腦血管病,主持及參與完成多項國家、省、市級課題。

   

    孫琦,主任醫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教學及科研近20年,對神經內科多種疾病的診斷、治療有著豐富的經驗。

    

    林興建,主任醫師,碩士研究生導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教學及科研20余年,擅長腦血管病、認知障礙及癡呆、帕金森病、癲癇等疾病的診治。

   

    許利剛,醫學博士,副主任醫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教學及科研15年,擅長認知障礙性疾病、顱內感染性疾病、帕金森病、癲癇等神經內科疾病的診治。

   

    陳俊,副主任醫師,畢業于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教學及科研14年,擅長認知障礙性疾病、顱內感染性疾病、脫髓鞘疾病、肌肉和周圍神經病等疾病的診治。

   

    王凌玲,副主任醫師,從事神經病學的臨床、教學工作20年。江蘇省抗癲癇協會理事,南京醫學會癲癇分會委員,中國抗癲癇協會會員。曾在北京協和醫院癲癇中心進修學習。已通過國際抗癲癰聯盟(ILAE)及中國抗癲癰協會(CAAE)在我國大陸舉辦的腦電圖國際認證考試,獲得認證資質。對各種的癲癇臨床診斷治療以及腦電圖電生理方面有較為深入的研究。對腦血管病、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睡眠障礙以及頭痛頭昏等神經科各類疾病均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陸杰,副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主要從事腦血管病、神經免疫性疾病的臨床與基礎研究,已獲得國家及省市課題多項,發表論文30余篇,獲中華醫學會、省、市級科技獎等6項。現任中華醫學會結核病結核性腦膜炎委員會委員,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神經免疫與感染委員會副組長,江蘇省免疫學會第二屆神經免疫專業委員會委員,南京醫學會神經病學專科分會第一屆青年委員兼秘書,《南京醫科大學學報》青年編委,《臨床神經病學雜志》審稿專家。對腦梗死、中樞神經脫髓鞘、自身免疫性腦炎、帕金森病以及頭痛、頭暈等神經科各類疾病均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張書剛,副主任醫師,南京醫科大學碩士生導師,江蘇省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神經遺傳學組委員,南京市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委員,南京市衛生青年人才,主持南京市科委、江蘇省醫學會、南京市衛生局、南京市衛生青年人才、南京醫科大學課題各一項,發表學術論文十余篇。

 

    張麗,副主任醫師,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對于頭痛、頭暈、腦血管病、帕金森、癲癇以及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等常見疾病有著豐富的診療經驗。完成南京醫科大學科技發展面上項目,發表相關論文數篇。

☆常見疾病

腦血管病:

    腦卒中已經成為全世界人口死亡的三大原因之一,是致殘的第一病因。我國成年人群腦血管病的發生率為150~200人/10萬,其中缺血性腦血管病占75%~85%,每年死于卒中的患者超過100萬。

    頸動脈粥樣硬化性狹窄是導致腦卒中發生的主要原因之一。文獻報道30% ~60% 的缺血性腦血管病的發生可以歸因于頸動脈的狹窄。頸動脈粥樣硬化性狹窄既可直接造成腦缺血,又可繼發血栓形成造成腦缺血,還可因狹窄處的血栓或粥樣斑塊脫落阻塞腦血管造成腦栓塞。

    目前頸動脈粥樣硬化性狹窄的治療方法主要有藥物治療、內膜剝脫術和血管成形及支架植入治療等,頸動脈內膜切除術(carotid endarterectomy,CEA)被認為是治療頸動脈狹窄、降低卒中發生的有效治療方法,但對于高齡、合并心血管疾病以及對側頸動脈狹窄或閉塞等患者而言,CEA手術治療的風險極大。微創的頸動脈成形和支架植入術(carotid angioplasty and stenting,CAS)始于20世紀90年代初期,在隨后的十幾年里,隨著技術的改進和新材料的不斷涌現,特別是2002年保護裝置的出現,使術中斑塊脫落造成遠端顱內血管栓塞的風險明顯降低。CAS已成為繼CEA之后治療頸動脈狹窄的又一種有效方法。CAS具有損傷較小,無須全身麻醉,適應癥寬、可避免部分頸動脈內膜剝離手術的并發癥、再狹窄率低和手術成功率高、并可重復施行的優勢,故CAS在治療頸動脈狹窄方面具有更廣闊的臨床應用前景。

    我院神經內科自2005年開始該項手術,目前已完成各種治療數百例,病變血管涉及基底動脈、大腦中動脈,頸總動脈、頸內動脈、鎖骨下動脈、椎動脈等血管,患者年齡跨度從40歲到90歲,均手術成功。血管內擴張和支架置入術不僅能夠通過對狹窄的直接擴張治療使腦血流增加,腦缺血改善,而且能夠預防或降低卒中的再次發作,為病人及家屬解除了痛苦,取得了很好的社會效益。2005年7月一位72歲老教授因數月內反復發作腦梗死先后經多家三級醫院治療,效果不好而轉我院神經內科,住院不久再次發生腦梗死,經檢查發現其供應腦部的四支主要血管均有異常(其中頸內動脈一側完全閉塞,另一側嚴重狹窄伴潰瘍斑塊;椎動脈一側細小,另一側開口處嚴重狹窄),故出現藥物治療效果差,治療期間出現反復多次發生梗死,患者及其家屬均有較重的心理負擔,神經內科在對患者的臨床、影像及血液動力學參數進行了全面細致的評估后,決定對患者進行血管內治療,經過縝密分析和討論,制定了詳細的手術方案和圍手術期處理預案,一次性成功地對患者腦部兩支嚴重狹窄血管進行了血管內治療并分別置入支架,解除了血管狹窄,從根本上改善了患者的腦部血供,消除了斑塊脫落造成腦梗死的危險性,大大降低了患者再次腦梗死的風險,隨訪至今無再次梗死發作。

    隨著技術的不斷提高,材料學的發展,我院介入團隊已不僅能完成狹窄血管成形及支架置入治療,而且掌握了完全閉塞血管的開通治療,已成功開展了數十例頸內動脈完全閉塞的開通,取得了滿意的治療效果。開展的急性腦梗死患者靜脈溶栓,橋接動脈內溶栓、取栓、再通治療達到了國內國際先進水平。同時使用介入技術,對顱內靜脈竇血栓患者開展靜脈竇內溶栓,碎栓及取栓,明顯提高了該病的治療效果并縮短了病程。

癲癇:

    癲癇是常見的神經系統疾病之一。其病因多樣,表現復雜,發作突然,危害性大。癲癇嚴重影響生活質量,需要進行長期治療,給患者帶來很大的痛苦。我國目前約有900萬癲癇患者,江蘇省大約有50萬,其中30多萬病人每年仍有發作,而且每年還會出現2萬多新增患者。其中將近65%的病人沒有接受正規的治療。

    許多病人“有病亂投醫”,輕信一些不真實或缺乏科學依據的廣告宣傳和道聽途說。臨床研究表明,新診斷的癲癇病人如果接受正規的抗癲癇藥物治療,70-80%患者的發作是可以控制的,其中更有60-70%的病人經2至5年的規范治療可以停藥。癲癇不是“不治之癥”,且患者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地工作和生活。

    我院神經內科有一支專業的癲癇診療團隊,包括癲癇門診、住院病房、視頻腦電監測、癲癇護理等全方位的臨床診治,為癲癇患者提供慎重而專業的診斷及嚴謹而規范的治療。在國內外發表數十篇癲癇學術論文,獲得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在內的多項國家及省市級課題。在省內乃至全國均有較大的影響力。2012年9月江蘇省抗癲癇協會成立,以我院為掛靠單位,我院癲癇專科團隊進行了細致周密的組織工作。為進一步規范癲癇的診斷與治療,在學科帶頭人王小姍教授帶領下,癲癇團隊已聯合神經內科、神經外科、醫學影像中心、物理診斷科等多學科成立了南京腦科醫院癲癇專病診療中心,緩解了江蘇省及周邊癲癇病人看病難的問題。

 

帕金森病及運動障礙病:

    運動障礙病是人類神經系統疾病中的一大類疾病,包括帕金森病、原發性震顫、共濟失調、肌張力障礙等疾病,其中帕金森病是運動障礙病的主要類型。帕金森病是一種中老年統常見的慢性病,起病年齡平均55歲,男性患者略多于女性。本病為全球性疾病,中國形勢尤其嚴峻,因為目前約200萬患者在中國。預計到2030年,全球將有3000萬帕金森病患者,中國將面臨1500萬病患。

    治療帕金森病需要身心兼治:首先,需要長期藥物控制。目前治療病的藥物是通過補充大腦內多巴胺的含量;或是通過多巴胺的一些替代劑來代替多巴胺的作用;或是調整大腦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補償由于多巴胺的減少造成的相應的功能損害。臨床上包括左旋多巴、多巴胺受體激動劑、抗膽堿能藥、金剛烷胺、單胺氧化酶-B抑制劑、COMT抑制劑六大類。左旋多巴是常用的藥物之一,早期臨床效果較好。左旋多巴能有效的減輕帕金森病患者的運動癥狀,然而這類藥物使用3-5年后,本身的一些局限性就會出現,會給患者帶來運動并發癥,表現為“劑末現象”、“開關現象”、“異動癥”等。同時,左旋多巴治療也會產生神經精神癥狀,其表現形式多樣,如抑郁、焦慮、幻覺、欣快、精神錯亂、輕度躁狂等。其次,帕金森病患者要注意合理膳食,帕金森病患者不僅需要及時的治療,護理也是非常關鍵的。最后,帕金森病治療還包括手術治療、心理治療、康復治療等治療方法。帕金森病治療需要科學用藥,病人必須要定期和帕金森病專病醫生溝通,隨時了解病情,制定一個科學合理的治療方案。為幫助患者及其家屬選擇合理的正規治療,南京腦科醫院以“專院專科化、專科專病化、專病中心化”為宗旨于2007年4月6日成立帕金森病專病門診,在這里,患者可以接受專病專治、專病總結、專病觀察。此外,我院根據帕金森病疾病本身的特點,醞釀成立多學科合作診療團隊,可以為帕金森病患者帶來更專業、更全面的治療。

    一、信息化管理

    帕金森病專病門診構建了以帕金森病人為中心的信息化管理平臺,收集與帕金森病人相關的各類臨床結構化數據,包括病人的基本社會屬性信息、臨床癥狀信息、疾病診斷、治療信息、專病護理等信息。利用數據庫對每個帕金森病人進行定期隨訪,對患者的病情變化提供準確的信息,為制定合理的治療方案提供科學的證據。信息化平臺集看病、科研、教學為一體,為專病門診的順利開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二、腦深部電刺激(DBS)治療帕金森病
 
    腦深部電刺激是目前治療帕金森病一種非常有效的外科治療方法,國內外一些知名的帕金森病中心均開展此項手術,但選擇合適的病人是治療成功的關鍵。我院帕金森病專病門診從2010年開始,聯合神經外科進行腦深部電刺激治療帕金森病,目前已完成數十例患者的手術,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目前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已發布了腦深部電刺激治療帕金森病的指南。我們嚴格按照指南的標準篩查病人,特別在病人的術前評估方面非常系統、完善,術中的解剖和電生理定位由內外科醫生聯合完成,術后的調試規范,以期確保良好的治療效果。2013年隨著國產腦深部電刺激上市,腦起搏器的價格已經有了明顯的下降。

    三、中醫治療帕金森病

    帕金森病患者的癥狀較多,有些癥狀對西藥的效果較差。而祖國醫學有可能在這些方面發揮優勢。近幾年,帕金森病專病門診聯合中醫科,在帕金森病非運動癥狀的治療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中醫中藥治療帕金森病有著較多的優勢,如可以減輕西藥副作用,減少西藥用量,延緩疾病的進展,并可增強患者體質,增強抗病力,改善患者的非運動癥狀。

    四、帕金森病的康復治療

    帕金森病的某些癥狀對藥物治療的效果較差,處理起來非常棘手,主要是一些中線癥狀,如構音障礙、姿勢步態障礙等。姿勢步態障礙是帕金森病患者摔跤、骨折的最常見原因,也是病情進入后期的標志。我院康復科目前對這些癥狀的處理具有一定的優勢。康復師通過設計合理的訓練科目能調動病人的積極性,訓練患者主動調整身體重心、踏步走、大步走、聽口令、聽音樂、拍拍子行走或跨越物體(真實或假想的),康復治療的參與能有效彌補單純藥物治療的不足,最大程度改善患者的預后。

    五、帕金森病的心理治療

    帕金森病病程長,由于目前還缺乏有效的藥物完全控制疾病的發展,病情持續加重。其他如家庭、經濟等社會因素也會使患者出現抑郁焦慮等癥狀。這些癥狀的處理比較復雜,除藥物治療外,我們還通過健康交流會使患者間相互幫助、互相交流治療的心得,互相鼓勵。同時計劃引進心理科醫生對患者進行心理治療。通過這些綜合措施的運用使患者保持良好的心態,積極鍛煉,勇敢面對疾病的挑戰,盡可能地保持獨立的日常生活活動能力,提高生活質量。

    南京腦科醫院帕金森病門診成立至今已注冊登記超過1500例患者,建立了規模較大的帕金森病數據庫,是江蘇省規模最大的帕金森病診療中心。目前,我院帕金森病診療團隊由神經內外科、老年神經科、康復科、中醫科、醫學心理科、檢驗科、影像科共同組成,專家實力雄厚,技術全面,是我院探索專病建設的先鋒。

   

認知障礙疾病:

    為神經內科亞專科的分支之一,主要依托2007年開設的記憶障礙專病門診開展臨床患者管理和轉化醫學研究,5年來已成為省內最大的各類認知障礙診療中心,與國內多家科研院校所建立了合作關系。

    國內外本領域最新進展:

    近10年來,國際上認知障礙疾病研究突飛猛進,包括:新認知障礙類型的確認、診斷標準的更新、治療理念的校正等。2009年全球阿爾茨海默病年報指出:世界約有3600萬癡呆患者,且將會以每20年翻1倍的速度增長;2010年全球阿爾茨海默年報強調:全世界癡呆造成的社會成本超過全球1%GDP。2011年全球阿爾茨海默年報再次強調:高收入國家中,只有20-50%的癡呆患者得到了診斷;據此推算,全球3600萬患者約有2800萬人未被診斷。這些報告明確顯示:認知功能障礙是21世紀最重要的社會、健康及經濟危機之一。

    在一些發達國家,這類疾病正被逐漸關注;澳大利亞、法國、英國、挪威及韓國已經發起完整的國家法案來防治癡呆;而美國于2011年1月通過“國家防治癡呆計劃法案”;世界衛生組織將癡呆列為“世界精神健康活動計劃”七項重點神經病學疾病之一。

    近年來,全球各個國家資助于認知障礙領域的研究經費也在逐年增長,這也從側面提示全球對這類疾病的重視。根據目前的研究結果,對于嚴重認知障礙(癡呆)的患者尚缺乏有效的干預方案;但是對于輕度認知障礙的患者,通過積極的干預可以延緩患者認知障礙的進展,達到節省醫療支出的目的。因此,全社會尤其是醫生群體對這類疾病認識的提高,將有助于早期識別。很多獨立的疾病均可引起認知功能障礙:阿爾茨海默病,血管性疾病,額顳葉退變,路易體癡呆,帕金森癡呆以及相關感染性癡呆。近年來,這些疾病在基因、神經影像學、生物學標志物等方向進展迅速。

    存在的問題

    認知障礙領域,目前存在的最重要問題是診斷比例低下,提示整個社會對這類疾病的認識還相當膚淺。

    2011年全球阿爾茨海默公告指出:高收入國家中,只有20-50%的癡呆患者得到了診斷;據此推算,全球3600萬患者約有2800萬人未被診斷。國內多家記憶障礙專科門診的患者登記資料顯示:就診的患者相對于龐大的認知障礙群體仍只是“冰山一角”;而且,絕大多數就診患者已經進入中重度癡呆階段,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卻認為只是“老年人的糊涂”;而龐大的輕度認知功能障礙(MCI)人群對“丟三落四”、“說完就忘”等臨床早期記憶受損表現未引起重視而延誤就醫時機,或者經治醫師對癡呆診治經驗不足而未積極干預,又或者因癡呆進展后輕易放棄。

    認知障礙診斷比例低下的原因有:

    1、社會不關注:與其它常見老年疾病心腦血管病,腫瘤,糖尿病相比,無論是輿論媒體還是社區保健等幾乎無相關宣傳內容;

    2、自己(和家人)不重視:早期癥狀不典型,對日常生活自理能力影響小,經常被忽視,到了晚期則灰心泄氣,被動接受或者病急亂投醫現象突出;

    3、政府支持力度小:無論是醫保政策覆蓋,還是臨床研究得到的資助或政策傾斜嚴重不足,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差距明顯;

    4、逐漸增高的患病率與極低管理治療率落差顯著:認知功能障礙已成為全球性的衛生問題。2000年我國已邁入了老齡化社會,預計到2040年我國老年人口將增至3.8億,占總人口的25%,即平均每4人中就有一位老年人。WHO最新資料顯示,世界上每70秒鐘就出現1名新發癡呆患者。65歲以上中國人每100人中有4.8人患阿爾茨海默病AD。以美國2000年人口標準換算,這一患病率則達到5.9%,是血管性癡呆(VaD)的4.36倍。這是協和醫院張振馨教授等歷時13年完成的中國人AD患病率的流行病學調查及干預、控制研究結果,糾正了過去認為中國VaD患者多于AD患者的觀點;中國人AD患病率、癡呆亞型分布比例與國際無差異。但是,估計目前只有不到1/10的患者(主要是城市醫保職工)得到了及時的管理。

    5、醫護人員的理念未能及時更新:許多醫護人員未能及時學習新知識,既不能做到早期癥狀識別,更不能提供科學規范的管理建議,甚至自己的家人到了疾病中晚期仍然不知如何著手配合治療。醫護人員對于該類疾病的認識遠落后于對心腦血管疾病等其他常見疾病的認識,理念未及時更新,導致了疾病診斷及管理上的嚴重滯后。因此,亟需通過系列的培訓和健康教育改變現狀。

    平臺:

    我院自2007年開始,與國內外同行合作,積極參與全球化的阿爾茨海默病的臨床研究,包括影像學、腦脊液、血液的生物標志物檢測研究,有效提高就診患者的早期診斷,規范管理能力,同時定期開展對專業醫護人員的繼續教育培訓,與社區醫療中心合作共同促進新型癡呆患者管理體系的建立。

多發性硬化:

    中樞神經系統由神經細胞組成,神經細胞之間通過一種稱作“軸索”(亦稱為“軸突”)的纖維相互連接。軸索外周包裹著一層不連續的保護層,稱作“髓鞘”,髓鞘幫助神經沖動更加有效而高速地通過神經纖維傳播。在外界因素的誘導下,自身免疫系統中的白細胞襲擊髓鞘組織,并引發炎癥反應,從而導致髓鞘組織破壞和中斷,信息傳導受到破壞,引發一系列的癥狀,如:無力,疲勞,視力障礙等癥狀。大量的神經纖維的炎性反應停止后,受損害的腦和脊髓組織會形成“硬化斑塊”,這些斑塊都是隨機出現在腦和脊髓中,所以命名為“多發性硬化”。

    中樞神經系統炎性脫髓鞘病是一大類疾病,主要包括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視神經炎、脊髓炎、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以及結締組織病相關的中樞神經系統并發癥等。每一種疾病都有其疾病特征,該類疾病常反復發作,進行性加重,最終致殘,給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沉重負擔。目前,有關這類疾病的檢查手段越來越多,如核磁共振檢查、腦脊液IgG指數和寡克隆帶檢測、血NMO-IgG抗體檢測、誘發電位等,為中樞神經系統炎性脫髓鞘病診斷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證據,不斷更新的診斷標準也有助我們早期正確診斷這些疾病,及時給予針對性治療,預防復發,推遲殘疾發生。

    中樞神經系統炎性脫髓鞘病有些是單相病程,有些會反復發作,發病機制有些細胞免疫為主,有些體液免疫為主,因而不同疾病治療方法也不同,如多發性硬化病人緩解期長期口服激素并不能減少疾病復發,反而增加的激素副反應,故不應長期口服強的松預防復發,而神經脊髓炎緩解期建議服用強的松或其他免疫抑制劑治療。所以,不同的中樞神經系統炎性脫髓鞘疾病治療也有差別。應遵循指南或專家共識的意見指導臨床治療。

    應注意的是目前影像學檢查設備越來越普及,儀器性能越來越高級,接受腦部核磁共振檢查的人越來越多,有關“腦部脫髓鞘病變” 的放射檢查報告單也越來越多,給醫生和患者均造成一定程度誤導。其實單憑影像學檢查是不能診斷中樞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的,這些病人中只有一部分是真正的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等疾病患者,相當比例的病人僅僅是影像檢查異常而已,沒有臨床癥狀,或現有癥狀與腦部病灶無關,只需臨床觀察,切不可過濫診斷多發性硬化等疾病,甚至錯誤用藥治療。下面主要介紹中樞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的代表多發性硬化。

    多發性硬化(Multiple Sclerosis,英文簡稱MS)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主要在青年時起病,好發于20~40歲,女性較男性更易患病。MS是神經科少見病,中國沒有確切的流行病學資料,估計患病率低于萬分之一。其臨床特點是病灶播散廣泛,病情常有緩解復發。MS診斷沒有特異性指標,治療缺乏特效手段,是神經科疾病中診斷和治療都較為困難的一種疾病。

    我院神經內科是江蘇省內規模最大的神經專科,在全國神經病學領域享有很高聲譽,每年收治數十例多發性硬化患者,現已建立臨床規范化診療流程,對該病診斷運用最新2010年版的McDonald診斷標準,治療上也采用國際公認的一些治療手段,如激素、β干擾素、免疫抑制劑等。診療技術處于省內領先水平。

    我科2009年開始設立多發性硬化專病門診,由臨床經驗豐富的專家坐診。診治多發性硬化、視神經脊髓炎、脊髓炎、視神經炎、播散性腦脊髓炎等各種中樞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

特色技術:

缺血性腦血管病的介入治療:

    頸動脈成形和支架植入術(carotid angioplasty and stenting,CAS)始于20世紀90年代初期,在隨后的十幾年里,隨著技術的改進和新材料的不斷涌現,特別是2002年保護裝置的出現,使術中斑塊脫落造成遠端顱內血管栓塞的風險明顯降低。CAS已成為繼CEA之后治療頸動脈狹窄的又一種有效方法。CAS具有損傷較小,無須全身麻醉,適應癥寬、可避免部分頸動脈內膜剝離手術的并發癥、再狹窄率低和手術成功率高、并可重復施行的優勢,故CAS在治療頸動脈狹窄方面具有更廣闊的臨床應用前景。

    我院神經內科自2005年開始該項手術,目前已完成各種治療數百例,病變血管涉及基底動脈、大腦中動脈,頸總動脈、頸內動脈、鎖骨下動脈、椎動脈等血管,患者年齡跨度從40歲到90歲,手術成功率100%。血管內擴張和支架置入術不僅能夠通過對狹窄的直接擴張治療使腦血流增加,腦缺血改善,而且能夠預防或降低卒中的再次發作,為病人及家屬解除了痛苦,取得了很好的社會效益。

    隨著技術的不斷提高,材料學的發展,我院介入團隊已不僅能完成狹窄血管成形及支架置入治療,而且掌握了完全閉塞血管的開通治療,已成功開展了數十例頸內動脈完全閉塞的開通,取得了滿意的治療效果。開展的急性腦梗死患者靜脈溶栓,橋接動脈內溶栓、取栓、再通治療達到了國內國際先進水平。同時使用介入技術,對顱內靜脈竇血栓患者開展靜脈竇內溶栓,碎栓及取栓,明顯提高了該病的治療效果并縮短了病程。

視頻腦電圖對癲癇診治的意義:

  癲癇的診斷和分型主要靠臨床表現及電生理檢查。其中最常用的診斷手段就是腦電圖。腦電圖也分很多類型,比如常規腦電圖、睡眠腦電圖、動態腦電圖、視頻腦電圖等。其中,視頻腦電圖(VEEG)就是一種新的診斷癲癇的腦電圖類型,能夠更好的診斷癲癇疾病,避免在診斷過程中發生誤診。視頻腦電圖對癲癇診治有何意義呢?

  癲癇是神經系統常見病,其發作形式多種多樣,發作時間無法預測。另外有多種疾病和某些生理現象均可為發作性特點,使癲癇的臨床診斷及鑒別診斷比較困難。臨床診斷主要依靠病史的提供,臨床醫師難以親眼目睹其發作時狀況。而病人往往又不能準確回憶發作時的情景,特別是兒童病人又無法敘述清楚,由于家屬對醫學知識欠缺,對患者關注程度的不同,由于患者發病時家人過分緊張,在描述發作癥狀時不全面甚至偏差,給臨床診斷帶來了困難,易將一些非癲癇性發作誤診為癲癇。腦電圖對于診斷具有重要價值,但長期以來沿用的常規腦電圖檢查由于記錄時間、場地等條件的限制,陽性率并不是很高。視頻腦電圖彌補了普通腦電圖的不足,延長了描記時間,可以觀察腦電在清醒—睡眠過程的動態變化,提高了癲癇診斷的陽性率,并且可以客觀地回放記錄到的發作情景,有利于更加精確地觀察分析臨床發作和腦電之間的關系,其定位也更準確,在提高臨床癲癇診斷水平的同時,也提高了癲癇與非癲癇性發作疾病的鑒別診斷水平。視頻腦電監測總異常率和癲癇波檢出率均明顯高于常規腦電圖。因此,常規腦電圖未發現異常,不能輕易否定癲癇診斷,應反復多次復查并及時進行視頻腦電監測。

  隨著視頻腦電圖長程監測技術的發展,對癲癇類型的判定、致癇部位的定位、對異常放電起源和定位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有利依據。目前認為VEEG可長程同步監測患者的臨床和腦電情況,是鑒別發作性質及類型的最有效的檢查方法,是國際上普遍采用的癲癇和癲癇綜合征的重要依據之一。也是癲癇手術前篩查的必要檢查項目。

    視頻腦電圖的檢查可以避免因為患者家屬描述癲癇發作癥狀造成的誤診,長程視頻同步監測可以判斷和分析動作及干擾引起的腦電圖偽差。數字化腦電圖可以通過各導聯切換,綜合分析腦波的性質及排除偽差。視頻腦電圖是癲癇疾病必要的檢查方法,為臨床提供可靠依據。

腦深部電刺激(DBS)治療帕金森病:

    腦深部電刺激是目前治療帕金森病一種非常有效的外科治療方法,國內外一些知名的帕金森病中心均開展此項手術,但選擇合適的病人是治療成功的關鍵。我院帕金森病專病門診從2010年開始,聯合神經外科進行腦深部電刺激治療帕金森病,目前已完成數十例患者的手術,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腦深部電刺激由于價格較為昂貴,病人對手術的療效期待較大。目前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已發布了腦深部電刺激治療帕金森病的指南。我們嚴格按照指南的標準篩查病人,特別在病人的術前評估方面非常系統、完善,術中的解剖和電生理定位由內外科醫生聯合完成,術后的調試規范,以期確保良好的治療效果。

阿爾茨海默病(AD)的多模式MR診斷及各類癡呆的生物標志物檢測:

    阿爾茨海默病(AD)的2011診斷標準中,明確將MR顯示的海馬及內側顳葉萎縮,以及腦脊液中Aβ/tau的異常作為核心診斷指標,對于臨床前期無癥狀&輕微癥狀個體,結構影像學指標(腦萎縮)更具有預測疾病進展的重要價值。但是其它功能影像學檢查包括MR的灌注成像(PWI)、磁敏感成像(SWI)、纖維傳導束(DTI)的價值尚無定論。我們從2009年開始建立AD患者的多模式MR研究在國內AD診治領域中處于領先地位。尤其是同時收集各類癡呆患者的血液(DNA,血清/血漿)、定期隨訪的成套心理學測試量表等,已經登記1000余例的患者。

    今后在AD及相關認知障礙疾病的研究領域,規范的患者數據庫,翔實的影像、體液等生物標記物將是開展各類研究的前提和基礎。我們作為十二五科技支撐項目15家協作單位之一,將通過前瞻性研究推動AD的多模式MR診斷指標的規范標準建立;同時對AD及相關認知障礙疾病的生物標志物研究對已進入老齡化社會的我國而言,是解決1600萬老年人群最常見慢性疾病的關鍵技術突破方向。

肉毒素治療運動障礙性疾病:

    肌張力障礙(Dystonia)是一種不自主、持續性肌肉收縮引起的扭曲、重復運動或姿勢異常的綜合征。發病率在6-8/10萬,其可能的發病機理是與額葉運動皮層的興奮抑制通路有關,與皮層感覺運動整合功能異常有關,可能為皮層可塑性(plasticity)異常的反應。肌張力障礙臨床癥狀復雜,處理難度大,影響病人的日常生活明顯,根據肌張力障礙病人的具體情況,權衡利弊,選擇一般支持治療、理療、藥物治療、肉毒毒素注射治療和手術治療等綜合措施,實現運動功能的最大改善。我科根據肌張力障礙病人的具體情況,權衡利弊,選擇一般支持治療、理療、藥物治療、肉毒毒素注射治療和手術治療等綜合措施,實現運動功能的最大改善。而其中A型肉毒毒素局部注射的治療展開,為病人帶來了幸福的福音,副作用十分的小,經濟實用,治療效益高,A型肉毒毒素注射可引起局部的化學性去神經支配作用,可迅速消除或緩解肌肉痙攣,重建主動肌與拮抗肌之間的力量平衡,改善肌肉異常或過度收縮相關的疼痛、震顫、姿勢異常、運動障礙等表現,明顯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故成為治療肌張力障礙的強力新穎的有效手段。目前A型肉毒毒素的局部注射治療應用拓展十分活躍,面肌痙攣、特發性眼瞼痙攣、Meige綜合癥、痙攣性斜頸、痙攣性構音障礙、書寫痙攣、卒中、腦癱和脊髓病變引起的痙攣狀態等多種肌張力障礙疾病的治療收到了良好的臨床效果。

    具體在神經科,有如下的幾個方面的良好應用:

    1、常見的臨床發病率相對高的肌張力障礙肌病。原發性眼瞼痙攣、Meige 綜合癥、痙攣性斜頸、痙攣性構音障礙、肌陣攣又稱他覺性耳鳴及局限性肢體肌張力障礙,其中痙攣性斜頸、痙攣性構音障礙及局限性肢體肌張力障礙需要在肌電導引儀或者B超導引下進行局部痙攣肌肉的準確注射,注射技術要求高,對神經、肌肉、血管的解剖結構的熟悉程度要求高,注射相應單位劑量的A型肉毒毒素后患者能取得良好的治療效果。結合功能評分量表的分析可以看到患者臨床癥狀的明顯的好轉。在神經功能、運動功能的康復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2、疼痛的治療,臨床已經開始應用肉毒毒素治療偏頭痛、緊張性頭痛、叢集性頭痛、神經病理性疼痛、肌筋膜綜合征疼痛,并取得良好的效果。

    3、其他如多汗癥、流涎癥等的治療。臨床在肌電引導儀的導引下注射A型肉毒毒素均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

    開展A型肉毒毒素的注射技術以來,我們在門診、病房診斷的肌張力障礙的病人及相關應用拓展治療范圍的病人中進行了具有適應癥的A型肉毒毒素的治療,其中局限型肌張力障礙患者630人,均取得一定的臨床效果,并聯合康復科治療了腦癱患兒3例,偏頭痛患者35例,肌筋膜綜合征疼痛2例,并參加了全國范圍內的由北京協和醫院、上海華山醫院、杭州邵逸夫醫院等醫院參加的A型肉毒毒素治療的流行病的研究。

患者家園:

中風了,你知道如何吃嗎?

    腦中風是一組以腦部缺血及出血性損傷癥狀為主要臨床表現的疾病,又稱腦卒中或腦血管意外,具有極高的病死率和致殘率,目前認為預防是最好的措施。為了促進病人康復,避免與減少復發,就必須加強自我保健,克服在生活中的各種誘因。注意飲食調理是很重要方面。宜以清淡、少油膩、易消化的柔軟平衡膳食為主。

    (一)注意控制食量:總的原則是保持能量代謝的平衡,體胖和超重者更應 注意降低熱量。每餐最好維持在八分飽,決不可暴飲暴食。中老年人對糖的耐受力差,宜進低糖飲食。

    (二)宜進低脂飲食:限制動物脂肪,如豬油、牛油、奶油等,以及含膽固 醇較高的食物,如蛋黃、魚子、動物內臟、肥肉等,因為這些食物中所含飽和脂肪酸可使血中膽固醇濃度明顯升高,促進動脈硬化;可采用植物油,如豆油、茶油、芝麻油、花生油等,因其中所含不飽和脂肪可促進膽固醇排泄 及轉化為膽汁酸,從而達到降低血中膽固醇含量,推遲和減輕動脈硬化目的。

    (三)適當蛋白質:常吃些蛋清、瘦肉、魚類和各種豆類及豆制品,以供給身體所需要的氨其酸。一般每日飲牛奶及酸牛奶各一杯,因牛奶中含有牛奶因子和乳清酸,能抑制體內膽固醇的合成,降低血脂及膽固醇的含量。飲牛奶時可將奶皮去掉。豆類含豆固醇,也有促進膽固醇排出的作用。

    (四)多吃新鮮蔬菜和水果:綠葉蔬菜和水果中含有豐富的維生素C等營養 成分。維生素C可降低膽固醇,有助于保護血管壁,增強血管的柔韌性和彈性,減少脆性,防止血管出血。鉀、鎂對和因管有保護作用。

    (五)多吃含碘豐富的食物:如海帶、紫菜、蝦米等,碘可減少膽固醇在動 脈壁沉積,防止動脈硬化的發生。

    (六)宜進低鹽飲食:每日食鹽在 6克以下為宜,因食鹽中含有大量鈉離子,  人體攝入鈉離子過多,可增加血容量和心臟負擔,并能增加血液粘稠度,從而使血壓升高,對中風病人不利。

    (七)忌用興奮神經系統的食物:如酒、濃茶、咖啡及刺激性強的調味品。 此外,少吃雞湯、肉湯,對保護心腦血管系統及神經系統有益。

    (八)及時補充飲水:飲水過少可致血液濃縮和粘稠,易引起腦血栓形成。

    (九)注意戒煙限酒:吸煙不僅會引起肺癌,也是冠心病腦中風的主要危險    因素。因為煙中的一氧化碳等毒素,能加速動脈粥樣損害動脈內膜,使血小板易于聚集形成血栓。少量飲酒(最好是葡萄酒)雖能緩解緊張情緒,對預防冠心病等有一定好處,但酗酒是加重高血壓的因素之一,是促發腦中風的重 要原因。

關注癡呆,守望幸福

    曾經熱播的電視劇“守望幸福”深深地打動了我們的心,那個無私奉獻、精明強干、深愛兒女的母親為什么像變了一個人?健忘糊涂,說錯話、做錯事,常惹麻煩而且難以伺候,可以說差點弄得家破人亡,令人痛心!原本幸福的生活不見了。類似的情況還有“貧嘴張大民”的媽媽和“家有九鳳”中的母親。殊不知這些老人都患有一個共同的疾病:阿爾茲海默病——老年性癡呆!那么,什么是老年性癡呆,又有多少人患有這種病哪?

    中國已進入高速老齡化的社會狀態,在13億巨大人口壓力下,老年慢性非傳染性疾病人群迅速增加,其中患有認知障礙,尤其是阿爾茨海默病(老年性癡呆,AD)的人數將越來越多。AD主要臨床表現為,人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記憶、理解、判斷、計算、定向、自我控制等方面的能力發生進行性退化和持續性智能損害,并影響到病人的日常的生活和社交能力,給個人、家庭、社會都帶來巨大壓力。病人平均生存期為5~10 年,是老年人群中僅次于心臟病、惡性腫瘤和中風的第四位死亡原因。目前全世界大約有3500萬AD患者,我國約600萬。20年后將達1000萬。

    目前為止,這種疾病尚無治愈手段。但是,針對癥狀進行相應治療,結合正確的護理和支持,可以讓跟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生活質量得以維持,直接減輕家庭成員的沉重負擔。從根本上看,即早進行疾病篩查和疾病干預,是降低阿爾茨海默病發病率、延緩疾病發生和發展、提升公眾健康水平的有效途徑。

    患者隨著認知能力下降,癡呆患者的生活能力也逐漸減退。他們生活上漸漸不能自理,除了像小孩子一樣需要照顧之外,還可能發生危險。所以患者入院后,我們要重新進行安全防范,避免意外和不幸的發生。癡呆老人記憶下降,有可能忘記鎖門或者關火,關水龍頭等,癡呆老人獨居就有可能發生危險,但建議盡量鼓勵患者做力所能及的事,不過必須得有人監督和保護。有些癡呆老人會離家出走或者迷路,我們為患者帶好腕帶,注明患者的基本信息,并為癡呆老人準備寫有家庭住址和聯系方式的卡片是必要的,方便其他人幫助老人聯系到家人。癡呆老人往往視空間能力減退,要清理房間障礙物,鋪設防滑地板以防止老人摔倒或撞傷。可以將臥室、廚房、廁所的門貼上醒目的標示以便癡呆老人清楚地分辨,比如有的老人隨地大小便是因為他們錯把客廳當成了廁所。房間最好日間光照充足,夜間則不宜太亮,以保持老人正常的睡眠規律。可以讓老人聽舒緩的音樂放松情緒,但是不要看暴力或恐怖的電視片,因為他們會把電視的圖片當成現實。及時為老人修剪指甲,以防將自己或別人抓傷。要收好所有的危險物品,如刀具、火柴、藥品、殺蟲劑等放到老人拿不到的位置。癡呆老人不適宜經常改變環境,陌生的環境使他們沒有安全感甚至害怕,頭腦更加混亂。 

    那么,有什么辦法可以預防和治療老年癡呆病嗎?遺憾的是,迄今為止還沒有一種特效藥物可以肯定地預防和根治這種病。但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使我們患老年癡呆的風險降到最低。一般科學的保健養生知識比如營養均衡、規律作息、糾正不良嗜好等都是有益的,這里不再贅述。因為最常見的癡呆類型—老年性癡呆是一種大腦乃至全身功能退行性改變的疾病,通過運動鍛煉激活和保持腦細胞及各器官的功能就尤其重要。向老年朋友推薦“六動療法”,即勤動腦、動眼、動耳、動嘴、動手和動腿。

    動腦不一定是勉強學習多少新知識、新技能,關鍵是在日常生活中注意保持大腦的活躍狀態,延緩退化。應根據興趣量力而行,比如可以下棋也可以吟詩、可以記日記也可以寫回憶錄等。動眼不是指整天看電視,被動地接受圖畫信息遠不如文字閱讀更能鍛煉抽象思維,多讀書、看報是很好的益智活動。動耳是指多聽音樂,對腦電波、血液循環和內分泌都有積極的影響。動嘴則是通過多與人交流訓練表達和理解能力,不能怕講錯話而沉默寡言,那樣只能加重語言功能衰退。動手可以鍛煉精細動作和協調能力,像做力所能及的家務勞動和感興趣的手工藝品既能陶冶情操,又能增長自信心。動腿是指體育活動,俗話說人老腿先老,老年人每天堅持戶外活動多曬太陽不僅可以預防骨質疏松,還能增進心、肺功能,延緩衰老。走路就是不錯的方式。

    如果老人出現上述跡象懷疑得了老年性癡呆,則應盡快到醫院就診以便延誤病情。盡早地得到醫生的幫助,不僅是藥物支持,還包括生活護理和行為康復訓練等,使他們盡可能長久地保持認知功能和日常生活能力。照料者也可以接受培訓和指導,學會怎樣照顧病人,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院自2007年開始,與國內外同行合作,積極參與全球化的阿爾茨海默病的臨床研究,包括影像學、腦脊液、血液的生物標志物檢測研究,有效提高就診患者的早期診斷,規范管理能力,同時定期開展對專業醫護人員的繼續教育培訓,與社區醫療中心合作共同促進新型癡呆患者管理體系的建立。面向公眾展開大規模的阿爾茨海默疾病防治教育,科學認識疾病,即早進行疾病篩查,了解臨床解決方案,干預疾病的發生和發展,學習康復和照護知識,縮短平均病殘期……這一切都將具有積極的、巨大的社會意義。

    人人都渴望幸福,老年人是社會的財富,世界上最愛我們的人莫過于父母,他們幸福,家庭才能祥和、社會才能進步。我們不僅要給老年人更多的關愛,還要給他們更科學的關懷。所以,讓我們大家一起來關注癡呆,守望幸福!

 

☆聯系地址

602病區 82296575

603病區 82296560

605病區 82296016

606病區 82296367

607病區 82296371

608病區 82296347

环球体育-官网 环球体育-官网 环球体育官网_welcome 环球体育官网_welcome 环球体育竞彩-环球体育平台 环球体育平台-环球网体育